大众新闻网 > 市井> 正文
昆明老街跳蚤市场掠影
时间:2018-12-04 18:31:55 来源:都市时报

炸洋芋的香味在空气里飘着,昆明老街久违的市井味道又回来了。这味道不只是洋芋香,更多是由街头巷尾生机勃勃的气息组成。

老街曾一直是昆明的“城市之心”,市井文化繁荣、多样、纷杂、古怪。但是,本世纪初期,昆明老城区拆迁以后,市井文化一度消失,人们缩进单元房闭塞的门窗后生活,街道变得索然无味。直到今年10月27日,昆明老街周末跳蚤市场正式开街。

人潮涌动,街边卖炸洋芋的商贩明显忙了起来。近段时间每逢周末,他都要多进50公斤洋芋——跳蚤市场的复苏,捎带着他的生意都好做了。

人·逐梦老街

人们来到老街,目的不同,却因对生活的执着而殊途同归。在这里,他们都勤勤恳恳、热气腾腾地生活着。

东边正义路、西边五一路、南边景星街、北边人民路,这四条街巷围成的“老街”片区,早在明清时期就已是昆明的城市核心区。街区里30多家挂牌保护建筑和文物保护单位足以说明这儿的历史渊源。

老街跳蚤市场的地段由东卷洞巷和景学巷组成,呈U字形,紧邻景星珠宝市场,每个周末的上午9点到下午6点开放。跳蚤市场有145个摊位,每个摊位约2平方米大小,把街面空间占了不少。但逛街的人顾不上拥挤,反而颇为享受。人流一串向左,一串向右,缓缓地移动。有的人蹲下来拿着物件左看右看;有的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地观望;有的牵着孩子边看边讲解,把这里当成了一个博物馆,看得津津有味,或悠闲,或入神。有的直奔主题,却也要还价几个回合。

这儿的摊主来自天南地北,有的漫不经心地搓捻着佛串;有的轻轻拂拭着摆件,似乎并不在意来往的行人;有的与旁人笑着闲聊,时而掏出手机看一眼。

宋三哥,一米七五出头,戴顶鸭舌帽,穿件夹克,穿戴就像寻常的邻家大叔。言谈间,缜密的思维和从容的态度,有股难以掩盖的非凡气息。他是昆明市五华区珠宝行业协会会长、云南省收藏家协会有机宝石专家,已经在昆明的古玩界历练了40年。开街以来,他一直坐镇跳蚤市场的最后一个摊位,仿佛压阵的大将。他对人温和而亲切,笑也是淡淡的,语气也是轻轻的,说着话,还时不时拧开保温杯盖,喝上一两口茶水。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大叔风轻云淡的表象背后,有一段并不轻松的奋斗史。

上午10点多,宋三哥开始在市场上巡视,一路上不断有摊主给他递烟,他总是笑着接过,偶尔还会回过去一根,“也抽根我的吧!”

忽然,争吵声在不远处响起。原来,有人在走路时不小心把摊上的罐子碰破了,摊主不饶,起了冲突。宋三哥走过去,看了看罐子的氧化程度和制作工艺,指着罐子对摊主问了一句:“你说你这个是什么年代的?”摊主语塞,答不上话。宋三哥不急不慢地跟上一句:“那你还吵什么呢?”

每天,宋三哥会这样巡视至少三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淡淡地说。这是一种行家独有的自信和从容。

在宋三哥的主持下,跳蚤市场每隔一段距离,都会安排一位古玩行家,既摆摊,又监督。比如老交。

见到老交时,他正被倪萍主持的《今世缘》感动得泪流满面。老交是一位性情中人,年轻时为兄弟“出头”而入狱。上世纪80年代,他是云南足球球迷协会的会长,初为人父的他给儿子取名“冲亚”,寄寓中国足球冲出亚洲,还送儿子去河北专业的足球队训练。这些年来,他办工厂、开公司、做装修、搞太阳能,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历练间浮浮沉沉。经历虽然坎坷,却没有湮灭他对生活的热情。说起古玩,他朗声说道:“爱一件古玩,就像爱一个女人,看上了,喜欢就对了。有生意就赚一点,赚多少就花多少。”他双手叠在膝盖上,姿态威严。短短20分钟,先后来了三位老友找他聊天。

宋三哥巡视到小付的铺前。90后的小付留着时髦的发型,两手插在裤兜里,笑笑地看着满街的人,看上去既漫不经心,又懵懵懂懂。

“因为我老是打电子游戏,才被我爹支出来摆摊的。”说着,他脸上泛起无奈的微笑:“不过,体验到赚钱的辛苦,才知道珍惜。以前我没有做过生意,那我的梦想就从这里开始吧,从不闲着开始。”

开街的第一个周末,小付以600元的价钱卖出两个物件,亏了100元,原因是“我爹出去了,不知道价格”。这一周,他卖出了木雕、笔架、如意等物件,没有亏本。父母告诉他“周末赚到的钱可以自由支配”。盘算着一天的收入,他开始计划给已有身孕的妻子买点礼物。

风一吹,吹起了小付面前的摊位牌,牌子的背面写得密密麻麻,有很多数字。他解释道:“因为我不记得底价,所以我爸就把价格写在纸上。”说着,他对着摊位牌狡黠地一笑,像考试时突然瞟到了答案的小学生。

宋三哥继续往前走,一个穿着黄色长袍、留着长长须发的男子正在帮人刻章。不用查篆书字典,拿起来就刻。有摊主说,男子姓倪,出过家,有过法号。这人是个闲云野鹤式的存在,不带手机,“只有他找你,没有你找他”。

有一个小摊,就有一个故事。摊主们连同他们的故事,构成了老街跳蚤市场的百味人生图。

物·追忆年华

一个人身处一个时代,自然会打上这个时代的烙印;一个物件跟着一个人,自然会沾染这个人的气息。

看到玉镯上镶嵌有两段银,有人好奇地问宋三哥“这是什么工艺”,宋三哥回答:“这哪里是什么工艺?是以前穷人家的玉镯被碰断了,舍不得丢,就巧妙地用银把玉镯接了起来。”

一对青年情侣在宋三哥的摊前停下脚步,对“三寸金莲”的小脚鞋产生了兴趣。宋三哥说:“你们姥姥的姥姥就曾经裹小脚、穿这种鞋,很可怜的。”据说,民国时期,昆明“天足会”和六个警察署搞过裹小脚调查,劝妇女抛弃缠足的陋习,还规定“裹了小脚的女人不准参加花会、展览会”。

在拐角的一处摊位,一直蹲在摊前的危女士取下挂在脖子上的单反相机,把镜头对准了一片体积很小但雕工精致的玉。“我的外婆生长在大户人家,她的帽子上缝着花朵形状的玉雕。有一次,她把几个孙子都叫到跟前,硬是要把帽子上的玉取下来给我们,说是逃难时可以拿它卖钱。”她询问过这片玉的价,表示:“太贵了,我不买。但我要用相机记录下来。”

在一个摆满了小人书的摊位前,宋三哥与70后摊主李先生交谈了起来。李先生神秘兮兮地说:“过会儿再打开箱子,现在太阳还没出来,有湿气,我怕东西会受潮。”到了上午11点,他见阳光不错,便打开了拉杆箱——里面是几个硬纸盒。他小心地双手捧住硬纸盒,稳稳地放在地上。硬纸盒里整齐地摞着塑料软膜包好的小人书。为了防止晃动而导致小人书损坏,箱子的空隙用七八个纸质药盒填满,还放了防虫用的樟脑丸。

说起这些像宝贝的小人书,李先生眉飞色舞:“我从小就喜欢看《武当剑》《武林志》《少林寺》《铁桥三传奇》这些书,也热衷于搜集小人书,经常抽空去马街收书。”

他如数家珍般一一道来:品相、画家、出版年代、印刷册数、是否获奖,这些都是衡量小人书价值的标准。他指着一个没打开的硬纸盒说:“这里面有一本是1974年出版的,跟我同龄……我的侄儿在清华读研,他也会帮我搜集小人书。”说着,他自豪地拿出手机,展示侄儿的照片。

有人提出想拍一张他与那本“同龄书”的合影,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你帮我守一下摊子,我去洗个手。我怕把书弄脏。”

李先生与昆明老街结下了20年的缘分。他曾在这里做烧烤生意,每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8点收摊,1元一串的烧烤一天能卖1000多串,烟熏火燎和长期低头给他带来了难愈的咽喉炎、颈椎炎。“那时候图的就是糊口,不像现在,东西卖不出去也无所谓,反正都是自己的宝贝。”

老张的摊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旧物,其中包括大大小小的毛主席像章和语录。青年时代的老张曾作为代表,到北京接受过毛主席的接见。“那是1966年10月18日上午11点多。毛主席站在敞篷车里,车开过来,我们排着队,站在路的两边……”这位年近七旬的老人精确地复述着时间,表情激动。

大理姑娘小屠与男友身穿情侣装,十指交缠,一脸幸福。在老街上,她第一次看到了老式电话,兴奋地研究着如何拨号,并要男友给她拍照。老旧硬币、粮票、手工秤等陈年旧物都引起了她无限的好奇。一圈转下来,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又添了一组九宫格照片。

男人的大烟灯、女人的小脚鞋、原始人的石箭头、贵妇人的三丝链……它们是历史的遗物,随着时间流逝,成了限量版的艺术品。物主的故事在它们身上沉淀,擦去灰尘,还能看到它昔日的光彩,一如拨开历史,如烟的往事就不再遥远。

情·守望幸福

这些情,是老年人对过往的依恋、中年人对当下的思索、青年人对未来的期待。这份情怀平凡,却不平庸。

挤在人群中的蒋大爷是个老昆明,老街跳蚤市场上热闹的情景勾起了他的回忆:

“上世纪50年代初,整个昆明才30多万人,老街这一小块地方就占了一两万人,简直就是水泄不通。街上什么都有,有热水澡堂、小诊所、茶馆、五金店、玩具店,娃娃最爱来这里,过年这里还专门卖玩具。娃娃揣着大人给的压岁钱,来老街买自己喜欢的玩具,或者小猫小狗。”

老交回忆,老街上曾有好几家茶馆,其中有一家被称为“英雄岛”,聚集了他当年的朋友。大家会悠闲地来茶馆泡上一壶茶,来一碟香豆,听说书先生讲故事,或者打打瞌睡。茶馆的长条凳总是延伸到街面上,那里永远坐着一群老人,聊着家长里短和天南地北,话题无所不包。

那时的茶馆里并没有多少如今茶文化中的雅趣,而是一派市井风范。人们喝的是普通的红茶或绿茶,用的是发黄的搪瓷杯,坐的是木制方桌和高脚椅。有人下了班以后,满头大汗地来茶馆要一壶茶往嘴里灌,有时还一边吸水烟筒,一边与其他茶客高声聊天,说到激烈处,听起来就像是吵架。

老街在人们的记忆中,有人间的烟火,有时代的沧桑,有怀旧的深情,有古滇的质朴。这里的市井味道贯通古今、纵横南北;这里的货品独一无二、别致典雅。这里大到一个建筑,小到一枚街钉,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开街以来,不同的回忆在此碰撞,大家的期待也各不相同。蒋大爷希望货品层次随着市场人气一起提升,从而更加专业;小付希望把摊位固定下来,周一至周五也能摆摊,“哪怕出点钱也不要紧”;景星珠宝大楼负一楼的商户刘女士希望自己的摊位可以摆到街面上来,多吸引一些顾客;宋三哥则希望这个市场能成为开头,未来把昆明的市井文化做得更加名副其实。

摊上的物品一语不发,却道尽沧桑;一旁的摊主笑而不语,却满眼故事;路过的看客似懂非懂,却充满热情。老街的这个跳蚤市场,值得人们静下心来去观看,去怀旧、追忆、把玩、回味。

没有大商场里华丽装潢带来的压迫感,跳蚤市场是平头百姓的天下。看中了什么,就用脚尖随意一指,然后蹲下与商户议价。商家也不急于出手,因为他们在等待真正懂货的人。没有吆喝叫卖,只有淡定的神情。当买家开的价不靠谱时,商家大多笑而不语,仿佛在说“你不懂,我自己留着也挺好”。

珠宝界有“十宝九裂”一说,即天然的东西必定有瑕疵,这就是大自然的造化。人亦如此,商家们真诚地生活,不遗余力地追求着,同时不设防地袒露着自己生命中的缺憾,这不加掩饰的圆融与洒脱,是练达的大气,是坦然的真实。

太阳渐渐西沉,在景星珠宝大楼负一层做生意的商户们出来了。他们借用跳蚤市场白天的摊位继续做生意,你方唱罢我登场。傍晚,在夕阳与秋风里,行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白天练摊的摊主一边交谈,一边折起铺卷。一对爷孙还恋恋不舍地站在巷口,手擎红色气球的小女孩睁着大眼睛,回头望着巷子发呆。或许,她是在回想刚才听到的故事吧?还是在期盼下一个周末赶快到来?

编辑:(编辑:zr)

分享到:
① 大众生活报-大众新闻网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图片新闻
综合
广东减轻企业社保负担促就业 综合医改让群众就医更方便 备好三餐 老人心安 广西龙胜各民族心相连 奔小康 广西田林以企业帮带助力脱贫 请给隐形好人应有的尊重 摩拜自行调整运营区域致额外费用 身份证照重拍”凸显服务理念转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合作加盟  |  投诉报料  |  人员查询  |  网站首页